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百粉点梗

诶哟的妈怎么就百粉了呢…诚惶诚恐…按照惯例的百粉点梗…只限于我曾经写过的cp,怪jo圈限jokerall…没啥了…欢迎来点…我会挑我心水的梗…到下周一截止吧×没人理就很尴尬了…凹凸世界限金瑞安雷…

【短篇】记者与他的摄影师

这个paro超好吃!!!!于是就写了…谢谢官方爸爸!!甜甜甜!
这里Fex/钠铀,欢迎来给我投递长兄松!!!【张大嘴巴】
☆空松又时会很痛,不过不是经常。


01.
    “…大哥!小松大哥!”

    意识还是迷迷糊糊的,小松勉强张开了眼。眼前的男人一脸着急的望着他,上身睡衣下身西装裤十分搞笑,他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慵懒的翻了个身“空松,要亲亲。”

    “……”

    空松一阵沉默。他何尝不想亲,可是天知道亲了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当机立断的掀了自家大哥的被子,也不管小松的抱怨声,一个打横抱就把小松抱到了沙发上,裤子衣服统统往他身上一扔——然后走进了厨房。

    “大哥你可得快点了,不然轻松会把咱咋样我可不知道。”空松在厨房一边煎着蛋,一边大声的对小松说。

    “切——”小松不满的撇撇嘴,但一想到轻松那黑着的脸,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动作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刷完牙洗完脸,待小松坐到餐桌跟前时,空松已经将早饭端到了桌子上。

02.
   动作熟练的打好领带,小松看向正在收拾东西的空松“装这么多没关系吗?今天可是走山路诶,哥哥我可是会心疼哦~”

   空松手一伸,有些费劲的拉上了装满了器械的黑色包包,用手掂量了掂量,才自以为帅气的摆了个pose“no problem,my honey,这点小重量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说罢,还打了个响指。

   “啊痛痛痛痛,”小松夸张的捂住了肚子“啊,肋骨断了。”

    “没事吧my honey!!”

    “没事啦没事,”小松放开了捂着肚子的手,跑到玄关处给了空松一个吻,“那么,出发吧!”还附赠了一个小松的招牌笑。
    

     “嗯。”空松也勾起了嘴角,回赠他了一个吻。
————————————
     之后因为迟到还是被轻松骂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个梗真是太棒了!!希望也能看到其他太太们产的粮!!
   
   
  

【長兄松】神寺

這無歸/鈉鈾,小學生文筆。。。【繁體字注意,流水帳注意。】

  這是个很偏遠的小鎮,幾乎沒有什麼旅人經過。
  鎮上的人單純又無知,信奉著最原始的信仰——神。
  而松野小松,便是這個小鎮的神使,傳說中最最接近神的人。
  滿足這里的人們最單純的願望,聆聽他們最樸實話語,並盡量解決他們的麻煩——這便是松野小松所需要做的全部的工作。
  松野小松身旁有個與他相貌極其相似的男孩,容貌有些憨憨的,卻也算帥,倒也獲得了不少女孩的芳心,只可惜這人也不知為什麼,万万不願接受女孩們的心意,一有這樣的話頭便以十分溫柔的笑容打斷,并以工作多為緣由匆匆逃離。然後回到神寺被小松好好的調笑一番。
  這天幾乎与往常沒什麼差別,祇不過工作量意外的大,待到夕陽餘暉都將息時神寺才安靜下來。小松伸了個懶腰,對還在一旁收拾的男生懶懶散散的說道“收拾完了就到後面去啊,空松。”是的,男生的名字叫做松野空松,是在小松將他撿回來時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因為他看起來大腦空空的嘛】是這麼解釋的,但真正的原因,恐怕祇有小松自己清楚了。
  “好的,神使大人。”空松規規矩矩的回答,但小松卻好似不滿的撇了撇嘴“我說過了,咱倆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要叫什麼?”“…小松。”空松沉默了一會,說道。“誒~好孩子~”小松很高興的咧開了嘴角,走過去稍稍踮起了腳尖,親吻了空松的額頭,而空松也乖順的低下了頭,接受來自神使的親密。
  “今天的晚餐有肉吃哦~是王阿姨送來的~”小松補上了這麼一句,然後看著空松咧開了嘴角“…好。”
“嘿嘿。”小松搓了搓鼻子,轉身往廚房走去。即使是神使,也是要吃飯的,不過神可不會幫你做飯,還得自己動手,於是這變成了小松的工作。
  空松心情大好的繼續收拾,卻猛然聽到了玻璃碎裂的聲音,清晰的从廚房傳了出來,幾乎是瞬間的反應,他猛然向廚房拔腿跑去,可是——為時已晚,松野小松——那個他最尊敬的人,已經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來不及去追黑影,顫顫巍巍的抱起了小松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幾乎染透了他的衣服,但他絲毫不在乎,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怀裡的人體溫在迅速的下降著“小松…!小松!”
  小松的眼皮顫了顫,似乎是很費力的張了開來“…空松?”虛弱的道出了這麼一句。“小松!你撐住!我馬上叫人來!”小松卻搖了搖頭“沒…辦法了…我…有事…要拜託你…”他好像是異常疲倦的閉了閉眼睛,又因為疼痛而皺了皺眉頭“…這個…小鎮…不能沒有…神使…拜託你…接替我…”他眼含期頤的望向空松,直到後者點了點頭,欣慰的閉上了眼睛,手也自然的滑落了下來。“小松——”男生發出了幾乎不成樣的悲鳴,宣告著一個生命在神明面前的墜落。
  葬禮簡單而又莊重,整個村子的人都來了,啜泣的啜泣,哀悼的哀悼,一片悲涼的氣氛。空松親自主持了葬禮,在全村人獻花的時候一個人悄悄的走了出去,一個人靜靜的為小松祈禱著。
  悲傷的他全然沒有注意到,一個小小的惡魔正趴在神寺的頂端,帶著嘲諷的面容望著他“啊——這傢夥,真的是個笨蛋啊。”那惡魔的面貌,竟是本應死去的,松野小松。
  “嘛,這樣正合我意。”惡魔調笑著,隱去了身姿。

感謝看到這的你!!!其實小松本來就是惡魔,為了引誘空松才變為了神使,自導自演了一處戯使“松野小松”死亡,讓空松有理由接替他的位子,以此來拴住空松啦www以後回來看他也方便【餵】

【脑洞】红蓝色盲症

啊。。。这次又是脑洞呢。。。因为文笔无能啊。。。


kara是红蓝色盲症,这点他很早就知道了,比如说老师在台上说【大海和天空都是蓝色】的时候,kara就只好很努力的想出蓝色的大海和天空,因为在他的眼里大海和天空都是红色的。
于是kara就觉得自己所有的套头衫都是红色的,而小松哥哥是蓝色的,当天与地都是红色的时候只有小松哥哥的蓝色能让自己安心,觉得是十分温柔的蓝色。
但当卡车碾过小松的时候,蓝色而又滚烫的血液蹦到了kara的脸上,让他震惊,他开始厌恶蓝色,十分讨厌蓝色,觉得蓝色是夺走小松哥哥的颜色,是暴戾而又可怕的颜色,于是开始十分排斥蓝色,但因为他是色盲症,所以其实他排斥的蓝色都是红色,而真正的蓝色他正穿在身上。。。
很讽刺的感觉。
最后可以有两个结局??
大概一个就是kara最后把自己整疯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是自己最排斥的蓝色,而现实中几乎处处都是蓝色,于是自杀。
还有一个可以是小松变成鬼魂来拯救空松???
总之是he。

大概就是这么个脑洞。。。我个话唠。

【脑洞】一个蛮污的脑洞

大概就是kara会在一天内的几个小时【不定】或者一周内几个小时会变成小孩子【大概就是四,五年级的样子?】很可爱的那种【。】并且在变回kara的时候是没有记忆的,就是小孩子时的记忆。这事只有oso知道。
于是在有一次照顾幼童kara的时候走火了,然后就×了,还一边干一边对kara说真乖啊好孩子啊什么的,总之怎么爽怎么来。然后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然后oso不好对kara说【由于是兄弟啊这样的】,于是就跟幼童kara说了还亲了一下,然后就变成了kara【。。。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最后HE。
嗯,就是这么个脑洞,如果有爸爸喜欢欢迎拿走。

如果想加个修罗场什么的也行,像是一松也知道,但不说。总之是长兄松为前提的环境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