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新风】驻停点


新之助吞噬体质,风间被吞噬体质设定/

两人已经是恋人/

涉及一点点专业知识但是写手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所以纯属瞎扯淡ヘ(_ _ヘ)

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格式辣眼注意


  新之助从昏睡中醒来,勉勉强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看了看身边,风间依旧处于昏睡中,脸色苍白。呼出的气息变成了淡白色的雾,转瞬间就变成了小小的白色颗粒。裹在身上的毛毯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寻求一点心理安慰。这里太冷了。新之助想到,这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第12天,应急所用的水和食物已经所剩无几,飞船的能量几乎耗尽,这个小小的的飞船在浩瀚的宇宙里连一粒沙都不如。

  风间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几近崩溃的边缘,新之助只能让他不停的睡觉,同时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让那最后一点的温暖不至于流失。新之助有些害怕,他尝试用通讯设备呼叫总部,但所传来的只是一阵杂音——飞船的能量太低了,什么作用也起不了。“你可以尝试人力发出能源。”他想起很久以前风间调侃他所说的话,新之助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交流过了,在风间的身体变差以后,一天能说上十句话都是万幸。

  新之助真的翻出了人力能源机,他自嘲式的咧了咧嘴角,他现在已经没有体力再做这种事情了,在走动这么几下后,他甚至感到有些头晕,他扶着墙回到了风间和他入眠的地方,再也没有精力想些别的事情,闭上眼睛,向风间道了声【晚安】再度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再也叫不醒风间,无论新之助如何叫喊,如何用以前的方法来尝试激怒风间,他都紧紧的闭着他那漂亮的眼睛,那颗鲜红的心脏不再跳动,不再向风间的四肢,向他的大脑输送血液。新之助紧紧的抱着他,他甚至不能流眼泪——眼泪从泪腺中刚一涌出便会被紧紧冻在脸上。一闪一闪的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风间的手机,准确的说是他们联络的机器,那个机器顶部的小亮灯正在不停的闪烁着,提示新之助有一条未知人士的录音他还没有听。

  是谁的?新之助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是风间妈妈的,还是本部的,还是他们一同训练的好友的?新之助打开了手机,事实证明他的猜测全部都错了,那是风间的讯息,准确的来说,是风间给他的讯息。新之助觉得他的手都在抖,他极力稳住他的手,强迫性的按下开始键,他太过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新之助,你在听吗?”那是风间温柔但是异常虚弱的声音,他不知道用这种声音训斥过新之助多少次,新之助再也忍不住了,他开始轻微的啜泣,但他狠狠的压着自己的声音,生怕错过风间所说的每一个字。

  “新之助,你在听吗?当你在听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行了,”风间轻微的喘着,说这些话对他的身体来说负担太大了,但他还是说了下去,“我对我自己的身体状态太了解了,没人会对自己的身体状态不了解,除了你这个笨蛋。”风间低低的笑了一声,又咳嗽了一声“好了,说正事,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醒来了,我看到你找到了人力能源机,这很好,没想到当年我对你开的玩笑成了真,”他又低声笑了,新之助甚至能想象到他当时的表情“但是我也知道凭你现在的状态是绝对启动不了这东西的,所以啊新之助,”风间顿了顿,语气坚定“吃了我吧。”

  新之助彻底懵了,以至于后面风间说了什么他甚至没有听进去。风间要他干什么?要他吃了他?他看了看安眠的风间,摆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表情,是那种想笑又笑不出来,又满脸是泪的表情,【你是在为难我吧】新之助想要吐出这一句话,可是这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灼的他生疼。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录音已经播放完毕了,【是否重播】闪烁在屏幕上,亮度过于高的屏幕晃的他眼睛疼。新之助按下了确定键,盘着腿等待着风间后面的话。

  “…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风间已经开始喘气了“但是这是咱们俩,不,是你活下去唯一的方法,”他顿了顿,轻声道“我想让你活下去啊,新之助。”新之助的呼吸猛地一滞,手又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风间又开了口“…就这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帮我跟妈妈带声对不起,也跟你说声对不起…新之助…我不能陪你了…”他越说越声音弱,到最后就只剩下微弱的气息,新之助揪着心,他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那时候睡着了,为什么不好好的醒来,再看一眼风间。“…还有,”在新之助准备关闭录音的时候,风间的声音再度传了出来,他慌忙将手机抵到耳边——“…我爱你,新之助。”

  他说的是那么坚定,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却依旧将这三个字不间断的说了出来,新之助终于忍不住了,他嚎啕大哭,他伏在风间已经冰凉的尸体上,嚎啕大哭。“那么…晚安…”风间的声音彻底消失,新之助猛地抓住手机“风间!!!不要!!风…”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所有的气息堵在胸口,压的他生疼,压的他无法呼吸。新之助紧紧的抓住胸口,任凭眼泪在他的脸上留下通红的印记,任凭眼泪打在风间身上,形成一圈圈暗蓝色的印记。

  他按照风间说的吃了他,除了毛发之外吃的一点不剩,他用这体力为飞船提供了能源,顺利的联系上了总部。他为风间妈妈带回了口信,给她听了风间最后的话语,风间的妈妈泣不成声,他环着风间的母亲,不,现在是他们共同的母亲,轻声安慰她,他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新之助在风间的墓前放上了一枚小小的戒指,暗蓝色的,独属于风间的戒指,而在新之助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款相同的,暗红色的戒指。

  他终生未娶,他的驻停点,已经消散在那无边无垠的宇宙中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