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0115】素花狂想曲


其实我已经吃这对很久了…

但为什么一直没有产粮呢…

因为我懒【打一顿】

还有就是…我觉得我绝对会ooc【烟】因为阿一的性格太不丰满所以不敢轻易动笔啊槽!

但我TM还是顶风作案了。

严重ooc。

这对超级好吃你们吃我安利啊!【使劲塞】

3000+字注意。





  “你喜欢花吗?”

  小小的孩子手持一朵已经奄奄一息的白花,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花?

  白花?

  好像不是很喜欢。

  他斟酌了语句,答案呼之欲出,但是话语就像一块烙铁,紧紧的贴着他的喉部,灼热。他感到分外的灼热。

  “不喜欢吗…”孩童的眼中充满了失落,但下一刻却又扬起了大大的笑容“太好啦,我也不喜欢。”

  随后他将花扔到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上去,还使劲的碾了几下。花朵发出微弱的尖叫,但他充耳不闻:“这样它就不复存在啦!”

  …

  Jyugo猛然睁开了眼睛,翻身坐起,感到了脖颈一片濡湿。环顾四周,一如既往的场景让他悄然松了口气。

  月光静默的撒进13号房,反射在黑色的手铐上显得有些刺眼。海浪拍打监狱墙壁的声音不间断的传来,比白天猛烈多了的海风让Jyugo的汗冷了下来。

  刚才那个,是什么。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这倒是让发问的Jyugo本身吃了一惊,好像是这个梦本身就是真实的。不容置疑。

  Jyugo抓了抓头发,决定去监狱的最顶层。轻而易举的打开了锁,黑发少年在出去前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室友。Nico嘴里说着梦话,脸色涨的通红,那个独一无二的游戏机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Uno和Rock则是呼噜打的震天响,被子被夹在两腿中间,胳膊摆成了一个长长的“一”字。

  Jyugo突然很佩服自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依然能保持良好的睡眠真是异常了不起,同时嘴角也扬起了一个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弧度。他轻轻的带上了门。

  Jyugo的脚步很轻,这对他的越狱十分有利,有时候越狱他落在Uno他们后面,Nico都会回头去寻找他的存在。当他示意他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时候,Uno和Rock便会把他往前推,随后再呲着牙,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时候他便会觉得有谁把一大把向日葵强制性的塞到他怀里,多到他根本环都环不住,几乎要淤出来,瓜子独有的湿润气味向他铺来,他能够将笑颜好好的藏在向日葵中。

  Jyugo几乎要笑出声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要牵扯脸部肌肉了,夜晚的南波很静,他发出的一点点声音都会被察觉。“喵——”很轻的一声猫叫从旁边传了过来,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脚被踩住了。

  “…喂,阿九,”Jyugo轻声道“不要再这时候也出来找我啦,阿一那个大金刚会发觉的。”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顺手就把阿九抱了起来。

  阿九的毛皮很是舒服,松松软软的贴到它的皮肤上。Jyugo不想去想为什么每次阿九都能够找到他,然后他就会抱着它窝在哪里睡上一觉,然后被阿一那个大金刚狠狠的一拳打醒。越想越来气。Jyugo甩了甩头,径直往屋顶走去。阿九在他怀里慵懒的叫了一声,随后只能听到猫咪平静的呼吸声。

  温热的气息小小的呼在他手上。Jyugo觉得只有这种时候,只有在他人都富有生命力的时候,看他们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为一点小事小打小闹,大刺刺的咧着嘴巴笑的时候,他才能真的的感受到【活着】的意味。

  他站在天台边,清清楚楚的想起了他第一次,第一次期盼【明天】的感觉。每天都有一小时的娱乐,他能够看着他们打牌,看着Nico兴奋的趴在娃娃机前,看着各个栋的主任斗嘴…能够见到新的看守,能够与他们再次逃狱,最后被阿一狠狠揍一顿之后抓回去…好像不只有向日葵了,有更多更多的花朵塞入他的怀中,它们一个个展现出鲜活的生命力,昂首挺胸的向着【明天】那个地方赶过去。但是好像…还有一朵特殊意义的花。在Jyugo什么也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它就悄悄的,在他的脚边缓慢的,不起眼的生长。

  Jyugo仰起头,南波的夜很是明亮,星星稀稀落落的散在天上,大部分都被遮去了本就不明亮的光辉。阿九温柔的舔了舔他的手,也抬头装模作样的看星星,Jyugo看着它,不自觉的就想弯起眼睛——

  “Jyugo,又在想好事情啦?”

  【他】突然从Jyugo的背后冒了出来,呼出的气吹到Jyugo的脖子上,是冰凉的。

  Jyugo猛地一惊,阿九便从怀抱里脱落,轻盈的落在地上,好像发泄不满似的“喵喵”地叫。“诶——这小猫挺可爱的嘛。”金发的男子俯下身子,注视着阿九。

  [不要碰它!]Jyugo想这么大喊出声,但嗓子就像是被铁烙过一样,火烧火燎,被烫的生疼。他浑身颤抖,他什么也做不到。环着花朵的手臂也在颤抖,险些就要抱不住了,花朵随着他身体的颤抖,发出“扑簌簌”的声音。

   “哦?Jyugo,你比上次见到的还要懦弱啊。”金发男子调笑地说道,“让我猜猜——是因为这些花朵?”

   Jyugo身体猛地颤了一下,不是的,不关这些花的事情。他的胳膊颤抖的厉害,他在害怕,他也在气恼——自己还是那个,什么也做不到的家伙。

   “这样啊。”金发男子依旧保持着笑容,嘴角扯的更大,他漫不经心的抽走一朵花,走到Jyugo面前,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对他弯下腰,将花举到他面前——“你喜欢花吗?”

  身影和梦里的孩子重合到了一起。

  Jyugo的瞳孔猛然收缩,他从嗓子眼里挤出来话语“…喜…”“什么什么,完——全听不见啊。”金发男子笑嘻嘻的打断了他,又自顾自的说起话来,一边说还一边频频点头“啊,是嘛是嘛,不喜欢吗——”

  他以左脚为中心,不明所以的转了一个圈,将花朵扔到了地上——“刚好,我也不喜欢。”

  他的脚覆盖了上去。

  Elf望着僵硬的Jyugo,满意的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啦,现在时机还没到,我还不会对那些囚犯动手的啦~”

  Jyugo的胳膊已经僵硬,他这么一拍,再也承受不住那些花朵的重量,全部都摔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全部,消失不见。

  “好啦不闹啦,有人来了,下回再见啦,我亲爱的——15号试验品。”Elf翻过天台后,一切再次恢复了寂静。

  Jyugo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眼中流出,他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脱力般的坐在地面,自己所期待的【明天】再次被他剥夺了。而这次,自己甚至连抗争都没有抗争。肯定再也不会有了,这种——

  思绪突然被熟悉的声音打破“喂,15号,你怎么又出来了。”烟味被风吹到了自己的嗅觉范围内,被人戏称为【大猩猩】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阿九偎在他的怀里。

  “喂,阿一,”Jyugo开了口,声音沙哑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是不是没有‘机会’了?”他问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是不是…被讨厌了?”随后果不其然的,他听到了“啧”的一声。

  看守主任不耐烦的把抽到一半的烟扔到地上熄灭,“果然小鬼就是小鬼。”他这么嘟囔了一句“机会啊——”阿一举起拳头,“是要自己去找的啊死小鬼!别小看机会啊!”一拳打到了Jyugo的头上。“还有没人教你跟别人说话时要把嘴巴放清楚点吗!含含糊糊的谁听的清!”

  “诶?”Jyugo愣住了,忙用袖子把眼泪擦干,“自己去找…?”

  “还要我教吗!”看守主任大力的扯了扯Jyugo的耳朵“之前的机会什么!”

  “啊?是指…能回到13房…”Jyugo摸不着头脑,望向阿一。

  “那这次呢?!”阿一把阿九放到地面上“别人讨厌你?哈?不要随便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你有问过那些你所认为讨厌你的人的感受吗?没问过还敢说别人的意愿?别给我随随便便就妄想别人的想法啊死小鬼!”

  Jyugo摸了摸头“我…”“唉,”阿一叹了口气“现在立马给我滚回13号房!明天好好给我工作!然后自己找机会!”

  “哦哦,好…”Jyugo起身,踏上那些七零八落的花瓣,却突然看见还有一朵花没有凋零。波斯菊。它静静的生长在不知名的地方。

  Jyugo稍微撩起了嘴角,三步并两步的往回走:“那明天见了!大金刚!”“你话太多了!你个死小鬼!”

  阿一抱起阿九:“走啦阿九,咱们回去睡觉。明天还要工作。”

  “喵~”阿九冲着Jyugo跑走的方向,舔了舔爪子。

END.

写到最后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评论(1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