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齐海】于晚夏绽放的花


bgm——晚夏に咲く花
稍微有些意识流注意。

不是很懂为什么你们要吃刀子。
并不是很虐。
我不擅长写刀子。




  齐木楠雄什么都会,瞬移,漂浮,甚至毁灭世界——
但他永远也不会起死回生。

  夏天傍晚的风是最为舒服的。

  这点连齐木也无法否认。

  喧闹的人群透出祭典的喜庆,小摊的香气盘踞了整个河滩,他一手执着圆扇,一手轻轻的勾住身后的那个男生的手。完全无视男生绯红的脸颊,他就这么带领着男生,穿过喧闹的人群。

  苹果糖上的糖浆反出温和的微光,映到男生的脸颊上。狐狸面具微微的眯着眼睛,安安静静的待在男生的头发上,金鱼在塑料袋中欢乐的扑腾着尾巴,气泡破裂的声音被喧闹的人群完完全全的盖了过去。等身的和服被男生穿出些许青涩的感觉,穿着木屐的脚有些慌乱的跟着齐木的步伐,“齐木,”他小小声的开口了“我们这是要到哪去?”

  这是男生第一次来这种祭典。

  声音本应完完全全被人流盖过,但齐木确确实实的听到了。他没有回头[不知道。]

  “不知道…吗。”男生好像是若有所思的声音传了过来,但紧接着,他便补了一句“那就去那个地方吧。”

  [那个地方…]齐木不解的回了头,看见的却是男生病态的脸。

  绚丽的烟花在他们头顶炸裂开来。

  男生忽然就开始咳嗽,他粗粗的喘着气,把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不受控制的咳嗽着。他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人群议论着,烟花绽放着。殷殷的血从男生的嘴角渗了出来。

  世界忽然静得只剩下了咳嗽声。

  男生手中的塑料袋脱落了下来,有些浑浊的水破掉的袋子中一股脑的流到地面。只剩下那可怜无助的金鱼,在塑料袋中无力的摔打着尾巴。齐木的目光被金鱼的尾巴吸引了,尾巴摔打在地面的声音与咳嗽声混杂在一起,成了一种刺耳而又尖锐的声音*。刺得齐木生疼。

  塑料袋中的水慢慢的流到齐木的脚下,混着男生的血一点一点蔓延到齐木的脖子,他的眼睛,他的头顶。最后完完全全的吞没。

  他感到呼吸困难。他几乎也要咳出来了,尖锐的声音依旧没有消失,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呜咽混杂在里头——

  最后化为乌有。

  “所以,去那个地方吧!要是齐木的话,绝对能够找的到!”像烟花一样炸响的话语忽然出现在世界中。齐木恍恍惚惚的跟着声音走。无法用超能力,无法探知,齐木手中不知何时有了一根白色的线——

  他猛地一拉,连那个声音也都消失不见了。但是世界并没有因此安静,他有感受到了晚夏的风,和那遥远的,烟花炸裂的声音。

  他手指在冰凉的地面上胡乱摸索着,像一个盲人,更像是在寻找什么温暖事物——

  但是什么都没有。

  只有还剩一点点生命的淡蓝色夏花,在并不温柔的夏风中胡乱的摇曳。

  是嘛,已经一年了。

  齐木楠雄什么都会,心灵感应,意念控制,甚至时间倒流——
但他永远也不会起死回生。

*这里指的是心电仪的声音。
说起来,那根白色的线是呼吸机的线_(:з」∠)_是齐木亲手结束海藤的生命的。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