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齐海】Brasseire


我想问问诸位你们面对坑了的文是怎么做的。。。如果是打人的话请不要打我脸。

就想写齐海甜甜的谈恋爱!!!!谈恋爱!!!想写肉!!!想看齐海h!!!!【闭嘴】

齐木→十分著名的酒吧调酒师
海藤→黑道新人

如果我再写一篇你们会叫我齐海教主吗。

  是夜。

  海藤笨拙的尝试使用打火机,妄图点燃他嘴巴里的那只烟,可是一边提防着被别人发现一边做着不熟练的动作确实是十分有难度。他咔嚓咔嚓的打着了打火机几次,却始终见不到一星半点的火星在烟尾巴出现。

  他有些懊丧的垂下了头,将烟从嘴巴里拿出,抬起手想把打火机撇到地上,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他把目光转向舞台。震耳欲聋的迪斯科配合着绚烂的舞台灯光,疯狂的附着在那些男男女女的身上,无论是谁都尽情的扭动着身姿,妄图把自己堪称“最美”的一面完完全全的表现出来。身着暴露的女孩子们围着一个男人大声的讨论着什么,太过于爆炸的音乐使得话语徒然无力。但她们的笑声却实实在在的传到了海藤身边,震得他耳膜疼。

  他再次开始对着打火机发起进攻,近乎偏执的想将烟点燃。

  但是事与愿违。

  烟再次从他嘴中掉出,直直的落在了地板上。粉色女郎的高跟鞋让它震了起来,跃起了小小的弧度。海藤没有抓住它。

  可恶。海藤发泄般的踩住了那根烟,狠狠的将它搓到了地上。但是烟叶所发出的微弱的尖叫声却被一阵又一阵的声浪盖过。

  “真是可惜,那可是一只好烟。”有些清朗的声线传了出来,随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好像是在为那根烟惋惜似的。海藤吓了一跳。他是确定周围没有人才尝试的,突然冒出来个人确实对心脏不太好。定睛一看,海藤这才发现这男的不就是刚才被围着的人吗。那些女的呢?海藤想问道,这确实可以促进对话的发展。但他还是沉默了。

  刺着刺青的手伸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抢走了他的打火机。熟练的点燃了一只烟,青年看着他笑到“小伙子新来的。”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这叫海藤不知道该怎么搭话。“想学抽烟?”这句倒是疑问句。海藤迟疑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他可不想被那个人看到。

  青年又轻声笑了。他从海藤的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示意海藤叼上。海藤顿了一下,接过了那只烟,放在嘴上。青年突然俯下身子,捧着海藤的脸,将烟头靠近他。海藤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气息扑到了他的脸上,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已经晚了,那人的脸已经离他很近。

  一只手突然伸到了他俩中间。用着优雅的力度夺走了那只烟,将它按到了高脚杯的下方。随即将高脚杯推到青年面前,示意他的酒调好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半点拖沓。

  青年有点懵而海藤暗叫不好,正准备开溜却被那位调酒师的目光冷冷的拽住。

  向老板请了假,撇下咬牙切齿的青年,调酒师围好围巾,拉起海藤的手,将他拉出了异常喧闹的酒吧。

【我不是说了不能抽烟。】调酒师冷冷的盯着他,海藤的哈气化成了一团团白雾。

  “不不,齐木,我没有。只是试验,试验。”海藤慌忙摆手解释“只不过是一次历练…”

  他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堵住了。

  海藤的嘴唇很软,无论吻多少次,齐木还是这么觉得。他恶作剧一样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海藤有些干的嘴唇。

  “呜!”海藤有些措手不及,想要推开齐木却被握住了手。    【看来确实是没有碰烟。】齐木这么传达到。

  “是,是吧!”海藤不知为何得意起来,却又一次被齐木覆上了嘴唇。

评论(10)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