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如何饲养一只鲁班【番外】

如何饲养一只鲁班
七夕特别篇

这是一个没有官配的两只狗的故事。
cp【墨子×鲁班】
设定:墨子23岁,鲁班15岁。
鲁班在10岁的时候被墨子收养。
会有ooc
以下↓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鲁班对着日历叹了口气。日历上的今天被大大的画了一个圈,更是加上了红色的着重符号。今天是七夕。

  往年的七夕过的如出一辙,他和墨子一人抱着一大沓粉色情书回家,堆的桌子上满都是,鲁班会在其中抽出几封信认认真真的读完后开始回复,最后再由自制的机械鸟衔起信件给那等待的人送去。剩下的?全部都会塞到碎纸机里,看着机器将那一封封少女心全部吞噬。

  开玩笑,鲁班大师可没什么时间来回应思春期少女,何况里面居然还有男生。。。

  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却使鲁班在学校显得更加神秘莫测,从小学到初中,情书不仅没减少反而增多了不少。对此鲁班非常头疼。

  墨子也好不到哪去,几乎要被情书埋没。女生的心意,男生的崇拜,全部在今天蜂拥而至。

  再回复完之后,两人会一起去零件市场,挑选自己需要的零件,鲁班会告诉墨子他的想法而墨子会给他提出建议。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方式。

  今年估计还是这样吧。鲁班这么想着,走向了厨房。

  “墨子,今早上吃啥?”

  …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鲁班几乎是冲出的教室,他着实不太愿意让自己已经满了的背包再添几副不必要的充满爱意的信件。那会让碎纸机的压力很大。鲁班在心里这么想着。

  家里意外的没人。鲁班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并没有看见墨子的鞋放在门口。他拨通了墨子的电话——电话里很嘈杂,好像是在很热闹的地方,墨子大声的说道今天估计是陪他去不了商场了,他被安琪拉硬拉着去参加联谊——等等等等诸此之类的话,最后还没有叮咛完,鲁班便挂了电话。

  什么啊,鲁班想到,他去参加联谊就去呗,关他什么事——晚饭就将就将就,随便吃点什么吧。他在那种联谊会上肯定会表现的不好,然后被女大学生开着那种玩笑,被疯狂灌酒,指不定还会给带回来一个女朋友什么的——不对不对,鲁班大师一向冷静!怎么会想这种事!

  鲁班摇了摇头,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望向那一堆情书——好像以前都是他陪着自己一起回复这些信件的。他拿起一封信,极其粗暴的把信件拆开来,刚读了一段就觉得心烦意乱,这是什么文字啊!简直跟他的比不了好吗?那种极其简练,干净的文字只有他才能写的出来…

  墨子,墨子。

  鲁班看着信件发呆,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人。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强迫自己的目光看向信件——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他在害怕,他在逃避。鲁班对自己的认知一向很准。他在逃避什么?希望自己不去触碰什么?希望那个人…怎么做?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天早上叫他起床的墨子,跟自己探讨技术的墨子,冲自己温柔笑的墨子,为自己的事情伤脑筋的墨子…

  回忆编织成了线,一点一点的带领着他,回顾这五年,回顾他们并不充满色彩的初遇,很快就达到了终点,那是鲁班一直不敢触碰的答案——他喜欢他。

  他喜欢墨子。

  鲁班喜欢墨子。

  在反应过来之后鲁班差点要跳起来,他感到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抖——他喜欢墨子,这可能吗?

  可能的。有人回答了他,是他自己的声音。

  那个自己希望超越的墨子?那个话唠的墨子?那个…那个墨子?…

  鲁班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试图去擦,可是更多更多的泪水从自己的眼睛中流了出来。滴在桌子上,滴在那些情书上,打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水痕。

  那是不同于亲人的喜欢,鲁班把声音哽在了喉咙里,他甚至说不出来话,他阻止不了眼泪的流下,他把自己环抱住,浑身颤抖。他将自己窝在沙发里,他感到头要炸裂开来。不可以,不可以喜欢他。他还有更光明的路要走。鲁班遏制着自己。他不应该接受自己这肮脏的喜欢。。。他会被公开处刑。。。他的未来会被摧毁。。。。自己,没有资格去喜欢那么一个光明的人。

  异常激烈的敲门声响起,不,这应该是砸门的声音。鲁班迅速的抬起头,用水快速的将脸抹干净,平稳了自己的声线,装作被吵醒了的样子,打开了门。

  他看见了烂醉的墨子和把他背回来的好友白起。

  该死的,这是他最怕的场面。

  白起简单的叮咛了两句就离开了,他这个人本来话就很少。鲁班向他到过谢后,开始收拾烂醉的墨子。

  说实话,他现在非常不想接触他,尤其是刚刚知道了自己的真心后。他尽量避免接触他,只是普通的将蜂蜜水弄好后给他盖了块毛巾。墨子嘴里嘟囔着他听不懂得话,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鲁班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叹了口气。

  这恐怕是最糟糕的暗恋了。

这对特别好吃你们吃我安利?!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