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氧星人_最近沉迷弹丸中/大活跃!

只会产粮自嗨的咸鱼,长期蹲极寒地区。

【怪jo】你好,博士♪[jk向]

这里Fex/钠铀,jk过激派_(:з」∠)_。。。。时隔一年的新坑。。。。
大概是个中短篇吧。。。我也不知道。。。毕竟是话唠。。
☆ooc注意

03.
    蝉扯着嗓子放声的歌唱着,那是个异常炎热的夏天,或者说——是个异常普通的夏天。年仅13岁的king和jack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过着他们俩调皮捣蛋的日子,如果king看得见未来,他是绝对不会让jack去闯那盏红灯的。
    他跟着jack一路小跑,想把jack拽回人行道上,可是他还没碰到他的衣领——就差那么一寸,便眼睁睁的看着一辆大货车飞奔而来,恐惧和慌乱一瞬间布满了他整个心头,他移动不了半分。
    突然肚子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将他硬生生的撞了出去,熟悉的银白在眼前一闪而过,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然后?他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只不过是拉了一条大口子,但是那个少年的笑容,却永永远远的印在了黑白照片里。
    葬礼上,他甚至没有哭泣,他在心中做出了一个疯狂又大胆的决定。
    他问他的叔叔要了些许福尔马林——叔叔是一个有权有势并且十分溺爱他的人,搞到这点东西几乎是小菜一碟,叔叔以为他要学医,竟帮他联系好了老师,也好,这样也好,他心想。
    所有人都是金钱至上,抬棺材的更是不例外,没有人注意到,原本沉甸甸的箱子,竟平白无故的轻了一截。
于是,king拖着jack的尸体,在一个夜晚,静静的离开了家,开始了寻找如何复活jack的方法。
    这是个不平静的夏天,两个少年在这个夏天里去世,一个瞬间长大,而另一个,永永远远的留在了这个夏天。
    king舒了口气,抿了抿有些干涸的唇,静静的望着jack,一时间,实验室里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最后还是jack先开了口“……那个,”
    “?”
    “你…把我的身体重新改装过了一遍?”jack表情震惊的问道
    “嗯,”king点了点头“因为你当时的身体基本上全坏了,就给你重新做了一个。”
    “……那这里也是?”jack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却看见  king摇了摇头“大脑太复杂了…我不行。”
    “……酷!!”jack兴奋的眼睛闪闪发亮。
    “哈?”king没有想到他是这种反应“你……”
    “king你这家伙还真行啊!!”jack大刺刺的说“没想到啊!!”
    “哈???”king彻底懵了。

牙白。。。字数越来越多了_(:з」∠)_

评论

热度(4)